欢迎进入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网站!
中国拉班学者口述史|杨徳鋆专访
来源: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 | 作者:拉班中心 | 发布时间: 2016-02-25 | 764 次浏览 | 分享到:

杨德鋆 >>>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理事;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学会理事;国家非遗保护名录评审专家;国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专家;云南省文物局专家组成员;云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从艺50年以上文艺家荣誉称号和勋章获得者;文化部非遗保护工作先进人个;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中国最早的舞谱
——东巴舞谱

杨德鋆老师与戴爱莲先生初次见面是在1983年,当时戴先生到丽江参加首届东巴达巴座谈会。那次的会议是杨德鋆、和发源等专家发现并翻译了东巴舞谱以后,为这个舞谱专门开的一次会议,戴先生深深认可东巴舞谱的文化价值,认为东巴舞谱保存很完整、很符合舞谱的规范,并且因为发现中国的舞谱早于国外舞谱而无比兴奋。


戴先生对民间艺术的深情  

据杨老师描述,戴先生多次到云南采风,对民族文化怀有深深的敬意和浓厚的兴趣。每一次都要到基层,接触民间的艺人,看民间的表演,经常说:要向老艺人学习他们的舞蹈、品格、事业心和精神。戴先生每到云南都要与当地的舞蹈工作者交谈,听取大家对当前舞蹈或少数民族舞蹈的看法、想法和困难等;此外,先生还要直观去看一些相关文化的遗存,对民间艺术做深度的研究和挖掘。戴先生与当地的舞蹈工作者和民间艺人们的交谈总是深入浅出,她那种深深的爱民间舞蹈、爱舞蹈事业的情怀,给大家留有深刻的印象。
 
     
东巴舞谱与拉班舞谱  

戴先生说,在中国推广拉班舞谱是她的使命,由于在国际上拉班舞谱有更多交流的平台,而东巴舞谱在中国少数民族的舞蹈史上有重要的文化价值,她希望能够把东巴舞谱和拉班舞谱对应做一个翻译,通过拉班舞谱的翻译把东巴舞谱介绍到国外,这种思考体现出戴先生宽阔的国际化视野以及希望将中国的舞蹈介绍给全世界的美好愿望。这项工作已经在张苓苓老师和杨德鋆老师的配合中有了初步的进展,主要的方式是由杨老师读东巴舞谱,做出舞谱中所表明的动作,再由张苓苓老师现场做记录,并用拉班舞谱把动作书写下来,通过这样的方式将东巴舞谱翻译成拉班舞谱,再通过相应的平台让世界上更多人认识东巴舞谱,了解它的文化价值,这项工作也让我们打开了新的视野,深化了对舞谱功能的认识,更加了解舞谱在文化交流中的可操作方式的多样性。
 

人与谱化符号的文化共生共存  

舞谱从文化的角度来说代表一种传承的方式,是一种高度文明的结晶,是作为一种高度的智识在传承着。舞谱在特定条件下的历史生活中的作用曾经是非凡的,舞谱之于生活就像是人与谱化符号的共生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舞谱代表一种高度的智慧,是族群传承文化的重要依据,有了舞谱,即使是人消亡了以后,后人也可以把谱子拾起来,重新让祖先的舞蹈复活。
 

舞谱与科技  

在高度信息化、科技化的今天,我们应当认识到,古老的文化是我们从事很多事情的,失去这些基础,我们的创新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高科技自然为生活带来了便利,同时也会给人类自身的发展带来了消极的一面。我们不难在生活中发现,高科技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很多时候也无法与传统技术所到达的高度一较高低,我们应当将其视为一种技术,应用在更好的保护和挖掘传统文化的工作中。
 

 
编者手记:
在与杨老师的一个多小时的通话结束后,仍然不停在脑子里幻想神秘的东巴舞谱所描述的舞蹈形象,以及那些高难的东巴舞蹈技术和老东巴在舞蹈中忘我的神人合一的境界。东巴舞谱上的舞蹈似乎在老师的解说下复活了,就像老师在电话中说的:东巴不死,东巴经就不会死,东巴死了,东巴经也不一定会死
 
与杨老师的交谈,让我们更加沉重也更加严肃地认识到保护传统文化与传播传统文化的紧迫与重要性。以及在将眼光看向传统的同时,又要辩证地看到,如何更好的结合现代科技的方法让传统能够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东巴舞谱
Dongba dance notation
东巴舞谱是居住滇川藏毗邻地带的纳西族传存的一种象形文舞蹈动作谱。东巴舞谱是中国云南四川地区的纳西族舞谱,纳西族语叫聪目,意为舞蹈的规程、模子,是纳西族古老宗教东巴教记录和传授跳神舞蹈的仪式程序、内容、跳法的专门经书,是东巴教巫师(亦称东巴)自幼必习的重要经典之一。东巴舞谱用纳西族古体图画文字──东巴文编写,记舞方法规范易懂,动作过程交代清晰,舞名、类别、场位路线、特殊造型、技巧、乐舞器用法、仪式程序等标示具体简明。


采写:张晓梅  曾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