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网站!
中国拉班学者口述史|郑慧慧专访
来源:BNU中国拉班研究中心 | 作者:拉班中心 | 发布时间: 2016-09-20 | 1147 次浏览 | 分享到:

郑慧慧 >>> 
1951年生于上海。博士、教授。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舞蹈系主任、硕士生导师。上海舞蹈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欧美同学会留法分会理事、上海市评论家协会理事。担任中外舞蹈史、舞蹈教育学、拉班舞谱及人体动作分析等课的教学工作,并主要从事舞蹈教育和中外舞蹈研究。
 

 


从舞经历并不平坦

1974年,23岁的郑慧慧毕业留校担任上海师范大学舞蹈教师。然而这才是学习和奋斗的开始,回首曾经,她说其实自己的从舞经历并不平坦。凭着朴素的认识,大学老师一定要有真本事,而当时的舞蹈特长资历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刻苦进修舞蹈技艺的同时学习法语,奠定了考研和出国留学的基础。
 
也曾与机会失之交臂,1978年北京舞蹈学院招大学生时,由于年龄已过报考范围,改考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夜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招收舞蹈史的第一届研究生,当时年龄限定35岁,对于郑老师来说唯一机会。然而,上帝眷顾这个上了年纪的真心求学者,这才有了这位舞蹈事业的开拓者。在上海师范大学开创全国第一个“舞蹈教育”硕士研究方向,创办上海第一个舞蹈高等教育专业,创建上海第一个大学生舞蹈团。教学科研成果皆丰,三赴法国留学,55岁获得博士学位。
 


拉班舞谱的学习与推广 

1983年,参加了全国拉班舞谱学习班,开始了和拉班舞谱的不解之缘。被拉班舞谱的科学性所折服,从拉班舞谱的原理中把握到了科学地认识人体动作的规律。上海的“拉班舞谱中级班”时,戴先生建议郑老师协助进行中级班的教学。郑老师认为进一步推广和传授拉班舞谱,应该首先解决教材问题。从1983年底开始编教材,分为“理论部分”和“实践部分”两本。1984年4月,由郑老师编撰、刻写(包括封面设计)的《拉班舞谱初级教材》由上师大印刷厂印制出版。
 
郑老师从接触拉班舞谱进而感悟拉班的人体动作理论至今已有30多个年头了,之所以一直坚持在传播和运用,因为真切地体会到拉班动作理论的好处。能够站在一个全新的高度去俯瞰舞蹈,还为在舞蹈实践和舞蹈史论等纯理论之间架起了一座既能更好地理解具体的舞蹈技能,又能去深入探讨抽象的舞蹈理论的桥梁。她认为拉班的人体动作理论在舞蹈当中的重要地位是不容小觑的。
 



 
学科发展建议

根据多年的运用和思考,加上对国际上拉班舞谱及其理论的运用情况的了解,对如何在中国发展这项学科提出以下建议:


一、在舞蹈专业高等教育中正式而系统地引进拉班人体动作理论。

拉班舞谱是拉班人体动作理论的产物,拉班的人体动作理论是拉班舞谱的支撑。因此,我们应该先正式而系统地引进拉班的人体动作理论,把它作为“基本舞理”建设起来,使所有舞者都能科学地掌握舞蹈动作的基本原理,并在舞蹈的教学、编导和表演中得到运用。这样既为舞蹈高等教育注入了关系到舞蹈本体的科学理论,有利于各门应用学科的实践操作和理论建设,也为拉班舞谱在中国的普及打下了基础。

中国的舞蹈高等教育发展至今已有近40年的历史,虽然成绩不小,但从根本上说还主要是中专教育的量变,因为它的学科理论建设不完善。只有首先完善与舞蹈艺术特征相关的舞蹈史论(人文社会科学理论)、舞蹈运动学理论(舞蹈工具--身体的理论)和舞蹈动作学理论(舞蹈本体论)这三门基础理论,才能逐渐实现舞蹈高等教育的质变。

二、在舞蹈高等院校建立舞谱系,培养专门的拉班舞谱人才

舞蹈是门四维艺术,动作本身的复杂性决定了记录难度,如把拉班舞谱比作交响乐谱的话,那么培养一位专门的舞谱人才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应该在高等院校建立专门的舞谱专业,像音乐院校培养音乐乐理专门人才那样进行专门的培养,法国高等音乐舞蹈学院就有专门的舞谱系培养四年制的舞谱人才。这种舞谱的专门人才将来不仅可以到舞蹈团体担任视谱排练、记录舞蹈作品的工作,以期更好地保留舞蹈资料并能与世界接轨,而且动作记录是门有广泛使用价值的技术,它关系到动作的计算机记录和研发。现今,中国已有民俗艺术计算机记录保存等研究,而这需要一定数量的懂拉班动作记录法的专职人员。只有中国开始培养这些专门人才,拉班舞谱事业才能在中国真正扎根和发展。





三、建立拉班舞谱中心或拉班舞谱协会这类拉班舞谱的专门机构
在中国建立拉班舞谱中心或拉班舞谱协会这类拉班舞谱的专门机构,因为这类拉班舞谱的专门机构在国内,可以从事拉班舞谱的研究和普及工作,在国外,可与国际拉班舞谱协会保持联系,从而在国际舞谱交流中把握世界关于拉班舞谱的最新发展动态,因为拉班舞谱还是一门在不断研究、改进和完善的事业。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拉班研究中心”的建立,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四、通过用拉班舞谱传授中外简易的民俗舞来达到普及拉班舞谱的目的


现在国内舞蹈活动和舞蹈普及教育中缺少民间自娱性舞蹈的运用。其实中外民间大量简易的民俗舞是开展舞蹈普及教育(面向所有人)的一种极好的形式。20世纪50年代中国流行的集体舞和戴爱莲先生七十多岁开始去云南采风,80年代推出的“
人人跳”活动就是这种自娱性舞蹈活动。花样不复杂的简易舞蹈在拉班舞谱中有不少谱例,如果我们通过运用拉班舞谱普及这些中外民俗舞,不仅能让“人人跳”活动在全国推广开展起来,而且还能在年轻的学生中普及拉班舞谱的基本识谱知识。


拉班舞谱是戴爱莲先生20世纪40年代开始传进中国的,至今已有70多个年头。一个事业是要靠一代一代人的不断接力才能不断发展实现的。现在虽然大师已经逝,然而,的榜样力量是无穷的,她播下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采写:李默|王淼